Friday, July 17, 2009

她比以往任何時刻都更美麗(下)


1988年落成,設計現代化的聖伯爾納德聖堂,中心點是復活的基督像。雖坐在梯級後排,基督張開雙手,擁抱世界,環愛人類的邀請,傳遞著溫柔的熱暖。金屬與木製的雕像,半點不覺冰涼。
彌撒歷時頗長,從美國來的朝聖團,喜事重重。共祭的神父中,好幾位剛值晉鐸紀念。能夠在露德慶祝,當然是恩寵上加的恩寵。我們一邊致以默默的祝賀,一邊凝望日光在那幅聖母抱子的圖像上,迤邐灑照。時,光,原來就是這樣在天父的手中,調合混和。
感恩祭後,熾烈的陽光把河邊兩岸照得通亮。一個半世紀前,小牧羊女卻要提著蠟燭,在黑暗的山洞前,期盼潔白如雪的光芒。1858年4月7日後,長達3個月長的日子,只有空白與失望。
然後,明確的暗號,悄然的顫動,無聲的細語,7月16日,一個小女孩並不知道淵源的清早,隔著河,聖母賞她看見天上人間最美麗的一張臉。
那一刻,任何外在的攔阻,都隔不住她的視線。從此,任何美麗的臉容,都比不上她的憶念。她的眼,她的心,只能把她獨見的,在以後的生命,在永遠的暫別中,反覆默存。
2009年,是聖女逝世的130週年。1866年7月前往吶偉Nevers修道後,她再沒有回過露德。1858年7月16日之後,聖母也再沒有在地上跟她會面。
瑪薩比山洞裡的聖母像,似遠還近,真實卻又陌生。時間、地點,是訪尋的線索,還是回憶的記號?相遇,是必然,還是偶然?
自1999年至今,我們幾乎每年都有幸到露德來。但10年了,聖母的美麗,是否已刻骨永鐫?相遇的奇蹟,是否已深心銘感?
腳下,川流亙亙;渡河逾越,卻只感舉步為艱。仰首,高山巍巍;闖嶺攀峰,奈何更怯力不從心。至善無玷的母親啊,求您扶持我們,助佑我們吧,好讓我們也能在聖德的高山上,與最美麗的您相遇。
一刻,就是永恆。
‧Berni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