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2, 2010

藍色逸報



「藍藍路,怎麼失踪了這麼久?《藍色日報》快變成《藍色『佚』報》了!咦?怎麼走路一拐一拐的?」

「我跌倒受傷了。」

「噢,對不起。很疼痛吧,真教人難過。」

「不用難過,如果你目睹那一幕戲劇性的意外,或會仰天長笑哩!」

「誰跌倒我不心焦?我怎會幸災樂禍?快把經過告訴我。」

「你也知道自三月中開始,我和小記者便要展開這一年的『燭光杯之旅』,把美麗的燭光杯,親送到全港各間於復活夜間慶典使用燭光杯的聖堂。」

「你們每年為燭光杯走遍港、九、新界,耗盡心力、體力和時間,真不容易。」

「以往我們也能勉力應付,但今年加上了《玫瑰恩寵與露德》的傳介工作,確實筋疲力竭。而為了讓台灣的教友也能看到這書,我們在聖週還趕著飛往台北。」

「飛往台北?可真突然哩!」

「是台北的朋友臨時為我們安排了機票,便倉卒地在復活節前起程。就是太匆忙吧,起程前夕我就在路上跌倒了。」

「你是太疲累,沒看清前路而被硬物絆倒吧?」

「不,我走的是皇后大道,路面十分平坦寬闊,四周也沒有障礙物。就是不知怎的忽然一扭,整個人便俯面倒下,之後奇怪地又會立刻轉身,凌空彈向天上,足有數尺之高,最後才仰坐在地上。」

「凌空彈高數尺?你是貓類,應該懂得輕功吧?」

「可是,卻似有一隻强大的手,把我凌空凝托著了。街上行人都嚇得目定口呆,沒有人敢過來扶我,我還是自己站起來的哩。」

「真不可思議,從半空墜下,你的腰骨或其他地方沒有受傷嗎?」

「感謝天主,除了手肘輕輕擦傷,就只是扭傷了足踝。當然,傷口也腫脹得比雞蛋還要大,幾乎要取消赴台,但心想必要信賴天主。把幾十公斤的書送到台北聖保祿書局時,我們深深感受到聖母迎接擁抱我們的喜樂。」

「真感動啊!你受了傷,不能出外走動,聖週期間正好避靜養傷。」

「感謝主,在台北度過的復活慶典,收穫豐富,腳傷也迅速痊癒。」

「想起你竟會凌空翻騰,《藍色日報》看來應改為《藍色逸報》,好報導你的飄逸丰采了。」

「別取笑我,但我們確實希望生活能調適一下,每天與時間追逐,已無法繼續下去了。」

「慈悲的救主總會體諒祂的子民,改為《藍色逸報》也不錯哇,好好享受藍天降下的舒逸與平安吧。你這一跌,看來是另一階段的逾越哩!」

‧藍寶寶‧(慈悲主日——復活期第二主日)

更多內容見《藍色日報》:http://bluedaily.net/

《玫瑰恩寵》:http://bluedaily.net/bd_grace.htm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