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07, 2018

慈悲耶穌畫像與天主慈悲敬禮75年

波蘭克拉科夫(Kraków)瓦蓋夫尼基(Łagiewniki)天主慈悲朝聖地
天(2018-3-7是波蘭天主慈悲朝聖地開始舉行天主慈悲敬禮的75周年紀念,也是畫家阿多夫‧海拿(Adolf Hyła繪畫的首幅慈悲耶穌畫像祝聖75年的紀念日,194337,是整個天主慈悲工程發展的一個里程碑。
畫家阿多夫‧海拿(Adolf Hyła)
耶穌在1931222於普沃茨克(Płock向聖傅天娜修女顯現,要求她按她所見的耶穌形貌,繪畫祂的肖像,這是天主慈悲敬禮工程的開端。聖女19335月調往維爾紐斯(Vilius,當時屬波蘭國土),在該地的神師蘇布高神父,願意協助她完成使命,19346月,畫家尤金‧嘉士米路斯基(Eugeniusz Kazimirowski繪成了首幅慈悲畫像。該畫像於1937-1948年間一直恭放在維爾紐斯的聖彌額爾堂,蘇布高神父是該堂的主任司鐸。
1937-1948年間,尤金繪畫的慈悲耶穌畫像在聖彌額爾堂恭放
聖傅天娜修女1938105在克拉科夫(Kraków)瓦蓋夫尼基(Łagiewniki)會院回歸天國,193991,德軍入侵波蘭,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際此國家多難之秋,蘇布高神父披露了天主慈悲敬禮發起人的名字,不再保密。聖女的修會總會長彌額爾修女(Mother Michaela Moraczewska)探訪所有會院,向全體修女正式說明聖傅天娜修女的使命。
仁慈之母女修會總會長彌額爾修女(Mother Michaela Moraczewska
在那可怖的戰爭歲月,天主慈悲敬禮急速發展,尤其在克拉科夫、維爾紐斯、華沙和普沃茨克等與聖女密切相關的地方。大批民眾前往瓦蓋夫尼基,在聖女的墓前祈禱,誦唸慈悲串經。修女們印製了大量有印慈悲耶穌畫像與慈悲串經的聖相,廣泛傳播,並連同食物送到集中營和監獄。
 得到教會批准,仁慈之母女修會於1940年印製的慈悲耶穌畫像和慈悲串經禱文
聖傅天娜修女在克拉科夫的神師安德拉什神父(Fr. Józej Andrasz對推動天主慈悲敬禮,不遺餘力。19421945年,他住在修女們在瓦蓋夫尼基的會會院,在他的指導下,促成了現今恭放在瓦蓋夫尼基修院小聖堂(聖若瑟小堂)的慈悲耶穌畫像的誕生。
 聖傅天娜修女在克拉科夫的神師——安德拉什神父(Fr. Józej Andrasz)
畫家海拿是波蘭籍的畫家和美術教師,畢業於克拉科夫亞捷隆大學(Jagiellonian University,修讀藝術和哲學。大戰時因全家倖免於難,1942年他親到瓦蓋夫尼基,請纓以繪畫作謝恩奉獻。院長艾琳修女(Mother Irena Krzyżanowska徵詢安德拉什神父的意見。安德拉什神父同意,並將尤金所繪的首幅慈悲耶穌畫像複製品,連同聖傅天娜修女於日記中有關繪畫畫像的記載,交給海拿作參考。
 海拿繪畫的第一幅慈悲耶穌畫像
在安德拉什神父的指導下,海拿於194211月至19433月繪畫畫像。194337,安德拉什神父祝聖了海拿的首幅慈悲耶穌畫像。同一天,安德拉什神父在聖若瑟小堂舉行天主慈悲敬禮,並訂下以後每個月的第3個主日恆常舉行。
昔日聖若瑟小堂內貌(兩次世界大戰期間)(仁慈之母女修會資料圖片)
安德拉什神父並按耶穌的意思,在舉行天主慈悲敬禮時,恭放慈悲耶穌畫像供信友瞻仰。但聖若瑟小堂的主祭台沒有位置懸掛這畫像,修女們提議海拿另繪一幅尺寸適合的,放在旁邊小祭台上。結果,海拿再繪一幅,即現在普世熟悉的畫像。1944416,安德拉什神父在聖若瑟小堂首次正式主持隆重的慈悲節日慶典,並奉獻該畫像。畫像從此一直恭放在天主慈悲敬禮發源地的小祭台上,成為萬千信眾瞻仰和恭敬天主慈悲的重要工具。
1944.4.16起,這幅慈悲耶穌畫像恭放在現今的天主慈悲朝聖地,受萬民瞻仰
而自1943年每月舉行天主慈悲敬禮起,信眾參與踴躍,當中一位積極參與、虔心相信的年輕人,就是未來的聖人、偉大的慈悲宗徒——嘉祿‧沃伊蒂瓦(Karol Wojtyła),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Bernadette Lam

(圖文轉載或引用,請注明出處:藍色日報/ BlueDaily。謝謝合作)

「天主慈悲的花果JuT(耶穌,我信賴祢)」    

四旬期第三週星期三‧慈悲金線

慈悲宗徒的靈心小語——
祢的慈悲貫穿我們的一生,猶如一條金線,把我們的生命,完好地與天主聯繫在一起。 (聖傅天娜修女日記1466)

Your mercy runs through our life like a golden thread and maintains in good order the contact of our being with God.  (Diary of St. Sr. Faustina 1466)

聖傅天娜修女日記與每日聖言
三月‧四旬期第三周星期5:17-19

今天福音(瑪5:17-19)記載耶穌闡釋祂與法律的關係。耶穌指出祂來不是為廢除天主透過梅瑟頒布給以色列民族的法律,而是要成全它們;祂不會刪去當中的任何誡命,卻要求人們真心宣講,切實遵行。

法利塞人和經師一直攻擊耶穌,批判祂經常違反梅瑟的法律。其實耶穌絕不否定法律的重要,更絕對無意顛覆法律,祂只是要破除法律儀文的僵化,重新彰顯法律應有的精神——愛。祂以具體的愛天主愛人的行實,重新為法律寫上圓滿的定義,賦予它真確純正的內涵。事實上,耶穌以言行相副的愛情,與人類訂立了新的盟約,這盟約是天主圓滿救恩的明證。可悲的是,直到現在人類仍然忽視愛的精神,令耶穌滿心憂傷:「他們只是按文字生活,並重視文字多於我的精神——就是愛的精神。我所有的法律建基於愛……」(日記1478

二十世紀,耶穌親自委派聖傅天娜修女推動天主慈悲敬禮工程,提出幾項敬禮天主慈悲的新方式,包括敬禮慈悲耶穌畫像、誦唸慈悲串經、訂立慈悲節日以及慈悲時刻祈禱等。但整個工程曾遭遇極多困難與挫折,甚至曾被教廷禁止。但愈經爭辯與考驗,天主慈悲工程的價值反愈彰顯。正如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所說,聖傅天娜修女所宣揚的天主慈悲敬禮,並非推翻以往任何敬禮天主的方式,而是重申聖經記載的真理——天主是愛,將「天主是慈悲的」這端真理更圓滿地讓普世認識和體驗。

天主慈悲的真理是永恆的,天主愛的誡命是我們必須忠實地信守的,讓我們銘記耶穌對聖傅天娜修女說的話:
「這項慈悲工程屬我所有,完全不屬於你。你只要忠誠地實行我的命令,不添加或刪除任何一句話語,我就感到高興。」(日記1667
Bernadette Lam

「天主慈悲的花果JuT(耶穌,我信賴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