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1, 2018

四旬期第四主日‧照亮靈魂的真光

慈悲宗徒的靈心小語——
+耶穌,至高的光明,請賜我認識自己,並請祢以神光穿透我黑暗的心靈,以祢自己來填滿我靈魂的深淵…… (聖傅天娜修女日記297)

+Jesus, Supreme Light, grant me the grace of knowing myself, and pierce my dark soul with Your light, and fill the abyss of my soul with Your own self……   (Diary of St. Sr. Faustina 297)

聖傅天娜修女日記與每日聖言
三月十一‧四旬期四主日9:1, 6-9, 13-17, 34-38

今天福音(9:1,6-9,13-17,34-38記載耶穌使胎生的瞎子心靈與眼目復明的動人故事。耶穌首先破除疾病是罪惡的懲罰的想法,繼而以極富象徵性的「泥」和「水」治癒瞎子。天主以「泥」造了人,而「水」象徵聖洗,寓意瞎子將復明而重生,耶穌並由此顯示祂就是世界的真光。

可惜法利塞人卻拒絕接受「光」,他們用盡方法否定瞎子復明的奇蹟,甚至將為奇蹟作證的瞎子逐出會堂,驕傲與偏狹使他們從看得見的反而成為瞎子」。

只有親身經驗復明那美好恩寵的瞎子,才敢堅定不移地說真話,證真相。即使面對陷害與威脅,他仍忠於燃亮他心靈的光,並矢志去尋找信仰。結果,他由不認識耶穌,逐步知道祂是先知、是承行天主旨意的,到最後歡躍地宣認耶穌是主,俯伏朝拜祂,瞎子成了真光的見證人和宣講者,獲得充滿光明的新生命。

耶穌在十架上為愛犧牲,流出救贖世人血和水,祂向聖傅天娜修女顯現時,讓她看到代表血和水的兩道光。祂要求繪畫祂的畫像,好讓世人瞻仰那兩道光,信賴與投奔祂的慈悲。耶穌親自解釋:白光代表水,使靈魂成義;紅光代表血,是靈魂的生命(日記299),分別意指聖洗與聖體聖事。耶穌一再呼籲我們信賴祂的慈悲之泉、恩寵之光,因為那是天主慈恩的所在。

今年是聖母在露德顯現160周年的紀念,聖母顯現期間(2018.2.117.16,原來已發生了5宗治癒奇蹟。其中第2宗個案的受惠者,正是一位名叫類思‧布里艾特(Louis Bouriette)的瞎子。他本是礦工,二十年前因引爆煤礦,不慎受傷失明,他的兄弟甚至為此身故。1858225伯爾納德按聖母指示挖出水泉後,類思即渴望以泉水治療眼睛。3月初,他到了山洞,虔誠地祈禱,然後以水重復洗眼,結果竟突然完全復明。教會於1862118核實這是因天主介入,醫學不能解釋的治癒奇蹟。他復明後,大力在露德四周廣揚天主與聖母的慈恩。露德泉水當然並非靈符,天主的愛才是照亮靈魂的真光。
Bernadette Lam

「天主慈悲的花果JuT(耶穌,我信賴祢)」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519760441673256/

光!我看見了!

根據最近一項有趣的研究 (來源:colaska.pl),國民中天主教徒佔百分之九十五的波蘭,是擁有最多和最密集聖堂的國家之一,這也是我們到波蘭朝聖多年可以確認的事實。尤其在克拉科夫和首都華沙市的舊城區,聖堂數目多如繁星,短短一條街道,常有超過數間聖堂,而各聖堂每天更會舉行多台感恩聖祭,信仰的氣氛非常濃厚。
聖堂那樣多,要全部一一認識,實在需要時間和指引。許多聖堂雖然拜訪過,卻因語言的障礙,未必對每間的特色、由來和歷史,都有所了解。眼目所見,常只是浮光略影,瞬間流逝。
恩寵之母朝聖地
我們有幸在波蘭藉好友的帶領下,再到華沙市舊城區著名的恩寵之母朝聖地 (Sanktuarium Matki Bożej Łaskawej ),準備一同朝拜聖體。其實,這由耶穌會會士管理的朝聖地毗鄰,就是華沙市歷史悠久的聖若翰洗者主教座堂,它們都是波蘭人民信仰的中心,見證著經過大戰災難而毫不動搖的民族力量。
十字架下的僕人方濟修女會聖馬爾定堂
由皇宮廣場步行到目的地,穿梭在窄街小巷中,我們彷彿進入了中世紀的時代,戰後重建的華沙古城只是歷史的複製品,但延綿不盡的蓬勃信仰,卻是廿—世紀真實的人民寫照。看!在主教座堂前一道小巷前,竟然就有幾位失明者正結伴進入一間聖堂。
好友說:「對!這聖堂是屬於十字架下的僕人方濟修女會(Zgromadzenie Sióstr Franciszkanek Służebnic Krzyża)的,她們特別關愛世界各地的失明者,修女中還有失明的成員哩!」
 被派遣到印度的修女和當地的失明兒童
 照顧失明兒童,讓他們得到學習機會
失明人士專用的點字凸圖聖經
聖瑪爾定堂
真感動啊!於是,我們跟隨著那些心目最清亮剔透的信友,步進聖瑪爾定堂 (Kościół św. Marcina),參加晚禱。跪在至仁愛慈悲的耶穌聖體前,我們那因世俗各種色相擾亂而早已迷糊的瞎眼,豁然張開。聽著那由失明的修女彈奏的琴音,更確信唯有心清如鏡的靈魂,才能在最黝黑的黑暗中,看到天主那輝耀的真光。

「師父!叫我看見!」(谷10:51)需要向主懇求憐憫的豈只是瞎子?而在信仰的世界中,究竟我們最渴望看見的,該是甚麼?
‧伯爾納德‧

(圖文轉載或引用,請注明出處:藍色日報/ BlueDaily。謝謝合作)

慈悲禧年過去了天主慈悲完不了
「天主慈悲的花果JuT(耶穌,我信賴祢)」